第二十四期

首 页学院概况学院资讯管理机构招生信息就业信息人才引进 学工在线希望学院报在线咨询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希望学院报 > 第二十四期> 第七版

万里长梦——《我们仨》

来源:编辑 /杨婷婷 发布于:2016-10-12 浏览:613

         千年前,诗经有云: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记载了史上最初描述夫妻和睦之景,平凡致味,却有着寻常人家安稳度日的浓浓情份,而今知晓的各个情爱故事,或是山盟海誓、或是苦情纠结,篇目众多,最引人向往的,却依旧是万古之道,静水流深。我年岁尚轻,所观甚少,刚刚好,读到了她。
  这是一个个寻寻觅觅的万里长梦,梦里凄凄,我总是寻不到他,四处询问,却无人理我,来回寻找,走入一串串死胡同,又或是独在车站等车,等末一班,却总也不来。这样的梦,我做了许多次,梦里,好像只要能找到钟书,就能回家。梦里历历如真,醒来还如在梦中,只是如他所愿:“从今以后,咱们只有死别,不再生离”我们仨失散了,留我一人,思念我们仨。
   “往者不可留,逝者还可追;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相聚。”这一份深深地眷念,在杨绛先生追忆那过往年岁,一个人追忆我们仨时,却难得肝肠寸断,只是文中许多故事极微的细节更让人愈加动容。
  全书一共分为三部分。第一篇章只有短短五百多字,她做了一个个长达万里的梦,梦里她和他都老了;第二篇章,以意识流的写法,讲述了一家三口的最后时光,将医院写作古驿道,以最美好的心愿告诉自己,她的钟书并未住院,她的阿媛也无大碍。钟书弥留之际,“还问我做梦不做。我只是明白了。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的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绛,好好里。” 在古驿道上,他们三人往返奔波,格外的辛苦,格外的漫长。在这古往今来人人必经的人生的最后旅程中,他们三人相聚、相守、相失。第三篇章,以平实感人的文字回忆了自一九三五年伉俪二人赴英国留学,并在牛津喜得爱女,直至一九九八年钱先生逝世。63年间这个家庭鲜为人知的坎坷历程。这是她所记录下来的一生,“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她一人。
    “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人间没有单纯的日子,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一九九七年早春,阿媛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二零一六年没有葬礼、没有哭喊、没有黑衣礼服静默人群,她离开世间,应了她生前要求没有追悼、没有奠仪,世间再无我们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