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期

首 页学院概况学院资讯管理机构招生信息就业信息人才引进 学工在线希望学院报在线咨询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希望学院报 > 第四期> 第四版

风雅的随笔

来源: 2012级土木工程建筑六班/张婷 发布于:2014-05-09 浏览:993

        很早的时候看过一篇文章,朴拙而自在的题目——《风雅的时光》,想来有几个片段截取于《儒林外史》,真的逍遥,快活,狂狷又随意,羡煞我了,便特特的从图书馆把《儒林外史》借了出来。年少心闹,书自是没看完,现趁黎明大雨初住,今早空气轻薄,即使昨晚辗转到子夜也没睡着,还是精神抖擞的再把这几缕风雅的时光细细赏酌。
        《儒林外史》第二十四回到后一节,写到一个叫包文卿的恪守本分的艺人,同时也对金陵城做了一细致而风雅的描绘,其中的风雅是极令人向往的:“不论你走到哪一个僻巷里面,总有一个地方悬着灯笼卖茶,插着时鲜花朵,烹着上好的雨水。”
单是这句就醉了人心。古巷九曲回转,青砖灰瓦,绿苔斑斑,沧桑温柔,风里裹着各色的花香,荡漾在水里,云里,心里。檐角的排排灯笼半旧不新,在四季的风霜中褪了红,随风摇摇曳曳,却也滋生出一丝丝比秦淮河边还绮丽清高的风姿,一不小心的回眸,便好似看见了女人如丝的媚眼,缠着哀情。檐下店小二穿着素青色的长衫,脚着藏黑白底的布鞋,肩答一条灰扑扑的毛巾,照拂着炉子上烧的滚烫的茶水。
        《儒林外史》第二十八回中,萧金铉,季恬逸,诸葛天申三个人吃饭,吃的是“一卖肘子,一卖板鸭,一卖醉白鱼”,后来这到三人到僧官家,僧官是这样招待他们的“煨出新鲜茶来,摆上九个茶盘,上好的蜜橙糕,核桃酥”。晚上吃的夜宵是“一碟香肠,一碟盐水虾,一碟水鸡腿,一碟海蜇”。仨靠选文混日子的穷书生把日子过得有盐有油的,真是让我胃馋啊……
        《儒林外史》中有一风雅俊秀的人物,名叫杜慎卿,且看这人皮相“面如敷粉,眼若点漆,温恭尔雅,飘然有神仙之概。”穿着是“莺背色的夹衫直裰,手摇诗扇,脚踏丝履。”而且夸他“有子键之才,潘安之貌,江南数一数二的才子”,妙的是,他名字还是一个“倩”字,他叫杜倩,慎卿是他的字。《儒林外史》中写道,风雅无比的杜慎卿旁边是鲍延玺在吹笛,一个小小子拍着手唱李太白的《清平调》。吃到月上时分,月光“照耀得牡丹花色越发精神,又有一树大绣球好像一堆雪白”。这时,一个老和尚放小炮仗,“给老爷们醒酒”。杜慎卿坐在椅子上大笑。和尚去了,那硝黄的延期还缭绕在酒席左右。小资浪漫得很。
         杜慎卿这人在《儒林外史》中说得跟那神仙似得,一才子,超凡脱俗,一尘不染。历朝历代,在人情冷暖,万丈红尘中总有一两个文人如杜慎卿者,倒也不稀奇。再有一两个知情的红颜知己,也是满腹的柔情诗文,琴曲合鸣,想想那红袖添香,青丝万络的点头颔首,皓腕如霜雪,垆边人似月的雅致,也是风趣的。
        最最令我感叹又感动的是杜慎卿几个人游金陵的雨花台,“坐了半日,日色已经西斜,只见两个挑粪桶的,挑了两担空桶,歇在山上。这一个拍那一个的肩头道:‘兄弟,今日的货已经卖完,我和你到永宁泉吃一壶酒,回来再到雨花台看看落照!’”
        不管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都生活在碎碎念念的日子里头。没有人飘在纯粹高贵的空气里,能闻得着油烟气儿,听得惯鸡鸭欢鸣,即使琐事烦心,也能捡个风烟俱净,天山共色或风乎舞雩的日子跟着“回来再到雨花台看看落照”,有情人,有朋友,都没有就自个儿伴着朵流浪的云,也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