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期

首 页学院概况学院资讯管理机构招生信息就业信息人才引进 学工在线希望学院报在线咨询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希望学院报 > 第四期> 第四版

私享家:不过一场戏

来源:新闻中心/曹馨尹 发布于:2014-05-12 浏览:926

                     

        你穿上凤冠霞衣,我将眉目掩去
        大红的幔布扯开了一出折子戏
        你演的不是自己,我却投入情绪
        你脱下凤冠霞衣,我将油彩擦去
        大红的幔布闭上了这出折子戏——记霸王别姬
        词美,美不过那美好的唱腔,曲美,美不过那风流的身段。说不上是谁辜负了谁,终究只是一场戏,就好像程蝶衣,段小楼,菊仙,戏落幕了,就散了。在那个被扭曲了的时代,没有赢家。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但戏可以重演,人生不能哪怕一次的重来。戏几多生动,人生就有几多沉重。
        台上的风华绝代,尽态极妍。一记“车身卧鱼”,一个媚眼,一根兰花指,足以摄人心魄。人和戏哪里才是真实,你分不清了,入戏以深如何能转身离去。
        那时都还年少,虽说训练极为的辛苦,但是确是没有真正的感受过绝望,内心的自尊依然倔强的在不经意时流露出来。
        那时现实的折磨,摧毁了心中最后的坚持,现实已经再无牵绊,唯有一颗心的投入戏中,只有在身为虞姬时他才能得到平静,戏已成痴,程蝶衣再难寻到踪迹,他是虞姬,霸王的虞姬。
        现实不曾放弃过对他的折磨,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便是段小楼的这一句话,虞姬是霸王的妻,程蝶衣只能是段小楼的师弟。戏台上唱尽了悲欢缠绵,戏台下你我兄弟,仅此而已。
        他是在现实理智不过的人了,他有他的欲望和软弱,他有他的刚强和骨气,是里面最接近我们自己的一个,是最像真实的我们自己的一个。影片中的其他人,都有自己超凡的一面,都有自己逸然于世的一面,而小楼,只能是个平庸的自己。所以在现实的一步步紧逼之下,他不同于霸王的软弱的一面越发的展露无遗。
        不爱,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却对她说出了不爱,三尺白绫,一袭红妆,她穿起当年的嫁衣,一世红颜命陨于此。她爱着段小楼的霸气,却一步步地引出段小楼心底的软弱。在霸王彻底消失之后她只能选择了离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不过一场戏,谁的唱腔婉转说着霸王虞姬的过去,不过一场戏,已是落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