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期

首 页学院概况学院资讯管理机构招生信息就业信息人才引进 学工在线希望学院报在线咨询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希望学院报 > 第四十五期> 第六版

篾匠

来源: 发布于:2019-04-30 浏览:731

       爷爷是个篾匠。
       在那个日色和车马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年代里,人们的生活总是自产自足的。于是各种各样的手艺人便应运而生。在那个时候,会一门手艺,便是掌握了吃饭的家伙什,是很受人尊敬的。
  一如农民的生活离不开土地,朝夕的劳作也离不开背篓,乡村需要篾匠。
那时候的爷爷身体依然硬朗,每天总是会有乡民循着“张篾匠”的名号找上门来。对我们家来说,靠编织东西赚钱也是赖以生计的手段。不过对于小小的我来说,这意味着我可以跟着爷爷去竹林,去田野乡间,去找我的蜜蜂和蝴蝶。
每每爷爷去竹林的时候,我都会跟在爷爷身后。爷爷拿着柴刀,背着手,穿行在竹林中,像一个将军检阅士兵一样审视着他的竹子。这里摸摸,那里敲敲,最后选中。只有这个时候,爷爷身上才会褪去一个七旬老者的暮气,迸发出意气。春日里破土而出的嫩笋,早已褪去了青涩,独当一面,形成了栉风
沐雨的挺拔。然后,丁丁的砍伐声,裹挟着夕阳卷卷,和着林间涌动的凤,再沿着星罗棋布的田埂,沿着我,走向旷野,一起被咽碎在山谷的夜色里。
        竹子拖回家,照例是要搁置两天的。脱去水分,破开,削成尺尺的竹条,开始编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想象,岁寒三友的竹君,风霜不曾侵蚀,雨雪不曾倾倒;居然在此刻化作了缠绵的绕指柔,被压弯、被打压,由原来的刚直,化作了千回百转。不消几天,一个背篓便初具规模,再修缮一番,便是精绝的工艺品。编织好的东西,堆放在我家的天井里,等待着它的主人前来认领。那几天,家里总会充斥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它们静静地立在地上,沉默安静,唯有几缕清香回忆着它们于自然里的惬意与荣光,诉说着离殇。那是一种与同伴屹立于天地之间,共享雨露阳光,吐纳天地的随意。
       后来,乡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乡村重归于寂静。
       再后来,爷爷放下了他的刀,竹林再也没有竹子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