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期

首 页学院概况学院资讯管理机构招生信息就业信息人才引进 学工在线希望学院报在线咨询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希望学院报 > 第四十八期> 第六版

星河万里,一醉天明

来源: 编辑/张国峰 发布于:2019-10-29 浏览:588

                                                                              《题龙阳县青草湖》
                                                                                                         唐珙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每每提到秋日的夜晚,我最先想到的是杜牧笔下的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秋日的夜晚,慵懒地卧在一方藤椅;待月光在石阶上散下银辉,月光在凸棱的青石街道上游曳;在流萤追逐着小扇的舞姿中听外婆讲述牛郎与织女的故事。这便是静谧美好的秋日夜晚,那么秋日的梦呢?又何如?
       青草湖,与洞庭湖一脉相连。当秋风飒飒而起掠过人间的时候,广袤无垠的洞庭湖水,泛起层层白波,流光翻涌,渺渺茫茫。秋水微漾,似洞庭美人蹙眉,那景象,与春日中水波不兴的碧水相比,给人一种深沉的逝川之感。读到此处,诗人悲秋之情隐隐而出,但诗歌之美,在于含蓄婉约,他于腹间辗转,终是将此情寄托于湘君。一切景语皆情语,时值深秋,昔日绚烂的夏花已化作落红,只有秃凛的树枝作秋日的点缀,没了万紫千红映衬,湘君一夜白发。传说湘君闻帝舜死于苍梧之野,追随不及,啼竹成斑,那是够悲切的了。而此时萧瑟之秋景,竟使美丽的湘君一夜间愁成满头银发。
       但是这萧瑟终归是无关人事,四季轮回万物兴替是宇宙永恒的意义,倘若一昧伤秋,人生岂不苦痛?秋湖相往来,物我无碍,陶然自在,正是快哉。一如浪漫的人到哪里都能热爱生活,浪漫主义于绝地也能开出花朵。
       入夜已深,唐温如与友人泛舟与洞庭湖上。皓月当空,白露横江,烟波渺茫间一叶扁舟漂泊其中。举酒嘱客,一觞一咏,感受着苏子“冯虚御风、遗世独立”的坦然自得。当一丝醉意借着月光爬上额头,朦胧间,“春水船如天上坐”的感觉,渐渐地渗入了他的梦乡。夜半清风徐徐,小舟对酌成双。半醉半醒之间,仿佛自己在银河中荡漾,已分不清星空与湖泊,四周是一片星光灿烂的世界。天上的星辰跌落至梦里,他在小舟里载着满船的清梦,枕着星河,沉沉睡去,不愿醒来。远离尘嚣,梦境清酣,这种景色,不似在人间。
       我常常想,古诗的韵味,究竟是在唇红齿白间吟咏时的余音袅袅,还是在短短几句间言简意赅的回味无穷时的辗转?亦或是在于诗人浪漫瑰丽的想象?当我遇见这首诗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三者兼具,诗歌才能美得不可方物。
       唐珙,字温如,元末明初,此篇是他唯一的传世之作,历史上对于他的记载只有寥寥数语。然而,就是这一首他唯一的传世之作,让人们深深地记住了他,记住了他那个星河皎洁的梦。
       浮生如梦,只想在漫漫长夜里拥有一个秋日清梦:梦里,天水一方、星河万里,推杯换盏之后,一醉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