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期

首 页学院概况学院资讯管理机构招生信息就业信息人才引进 学工在线希望学院报在线咨询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希望学院报 > 第四十八期> 第六版

孤独外,尽是荒芜

来源: 编辑/易小筌 发布于:2019-10-29 浏览:556

       孤独是一种病症,将与世隔绝的马孔多拖入消弭,但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里雷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布恩迪亚家族已然随着最后一人被蚂蚁蛀空消失,而一切的起始,却开始于吉普赛人所吹嘘的所罗门宝藏——由巨人看守的冰块。于是,加勒比海沿岸小镇马孔多的百年风云变幻和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的传奇故事便在魔幻而荒唐的一次触碰里张开,如藤蔓一般蔓延,像瘟疫一样侵蚀,孤独无处不在,万劫不复。
       马尔克斯残忍地给予这个家族百年难以摆脱的单调名字,让一次次的离别与归来,新生与死亡都像是短短一日午间庭院里的阴影变幻,日光或偏移一分,就是闹剧或悲伤的来袭,是新喜或爱意的消磨。该如何看待这样一个家族呢?他们漫长的历史里,孕育了几代人,他们意志坚定以至于执拗狂热,体魄强健超越牛马,个性鲜明而富于思考,他们有过阔绰显赫的时期,他们经历过旅途劳顿的南征北战,在难以度过的苦难中磨砺,如此深刻的族群似乎应被篆刻在其生活的大地湖泊间,弱点不存在于其身上。然而当狂风来袭,他们像马孔多的房屋漆色一般,他们的生命,他们的后代及关于他们的记忆,瞬间消弭得无影无踪;但马孔多的人们会在官员的逼迫下为房屋刷上整齐的蓝色,布恩迪亚家族的消失却无暇被提起,亦无甚值得惋惜之处。
       这本书让人难以生出大喜或大悲,马尔克斯给我们的视角开始便在难以触及人物的边缘,文字像加勒比海的海流一样旋着白浪花途经马孔多,每朵浪花都是家族谱籍里的大悲大喜,但无人能体会浪花的辗转翻旋;现实与幻境的切换好似一体,让人难以捉摸,栗树下枯坐着嘟囔的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的灵魂和奥利亚诺上校在全国展开的三十二场战争似乎都是一样的事件,炼金实验室改成的作坊里打制出的黄金鱼和飞升的美人儿蕾梅黛丝难辨谁更稀奇。离乱陌生的地名和历史打乱了我的逻辑,光怪陆离的事物便理所当然的可以接受,我仍然以几乎不动的姿势一页页地看下去,好似某一日雨后呆坐在窗前望向路边的一朵花,各色人等车水马龙一概默默而过,时间一分一秒失去,我却不知自己所为何为;但当马孔多的一切如羊皮卷所言一般为飓风抹去,悲喜无余,却生出一丝恬淡,似知晓消弭早已注定,孤独像是被飓风一同摧毁,剩下的确只是荒芜。
       或许并不需要看懂纷乱无章的情节,硬着头皮理清一代又一代人物的关系,那些隔障因旁观的冷静视角而存在,只有当为了读懂而去读的故作孤独变为真正开始孤独时,读罢会激起心底最深处的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