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期

首 页学院概况学院资讯管理机构招生信息就业信息人才引进 学工在线希望学院报在线咨询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希望学院报 > 第五十一期> 第七版

故香织梦

来源: 2019级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12班/杜舒婷 发布于:2020-04-28 浏览:334

       午夜时分,昏黄的路灯映射在旷荡湿润的柏油路上。城市隐去了繁华与热闹,只有绵绵细雨从天而降,肆意的侵占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城市变的静谧,冷清。不知不觉中,竟然趴在书桌上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际,不知从何方飘来若有若无的柚花香混入我的鼻息。浑浑沌沌中又惊又喜,那里有我奢望回到的过去。
       多年后的而今,我是游弋远方的异乡人。在这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城市里,过着朝乾夕惕的生活。故乡却在忙碌奔波中逐渐变成遥不可及的梦。
       站在村口远远望去,整个村子浸染在潋滟的春光之中,新绿披身。村子被春天的阳光包裹着,而春天的阳光,不似夏日那般烈日炎炎反倒有一种说不尽的柔和,此时的故乡温暖的就像母亲的怀抱。一股青涩的香气悄然袭来,又是一年柚花开,村子里家家户户多多少少都会种上几株柚子树,因为村中的人都相信,那一株株拥有乳白色花朵的柚子树是圣洁的化身。自己家的庭院里也种着十几株柚子树,那是爷爷小时候亲手种下的,陪伴他走过了数十年的风风雨雨。柚香,就是故乡的味道,深深的蕴藏在每一个游子在外闯荡的归心里。
       向里面走去。村头的郭爷爷正坐在木藤椅上,敲打着他的烟杆,看到我便笑颜舒展开来道,小丫头又回来啦,这次可要多留几天啊。一股心酸感漫上心扉。这些年来,一个人在外求学,回到这里的次数少之又少。每每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故乡竟然成了我不敢多做停留的他乡。
       每次回到家乡,我喜欢在故乡的阡陌小道走一走,看一看。深一脚浅一脚,才能更贴近日思夜想的故乡。旁边的溪流发出叮咚的唱乐声,还和着些许叮当的牛铜铃声。原来是小牛儿和它的母亲又来溪边饮水了,许久不见,它也长大了许多。还记得那日外出归来,满头大汗,奔向牛圈。突然,一双犹如黑夜的星辰般闪烁的大眼睛,正茫然地盯着我。小牛儿悄悄地来到了这个世界。它蜷躺在地上,身上还冒着热气。我是第一个迎接它降生的人,自豪感不禁油然而生。欣喜感让我跑遍了全村,每家每户都知道小牛儿的出生。本是两手空空的出去,最后我竟然满载而归,怀中抱着一大捆干草。这是牛妈妈爱吃的食物。
          摸了摸小牛儿的额头,再轻轻的摇动它脖子上的铜铃儿。那双如黑曜石般的双眼就如第一次,我为它系上铜铃时一样的兴奋。只是那双眼睛里已经不止有当初的欢喜还有言语不尽的思念。
          溪流向下游流去,逐渐变得开阔。回忆中,下游是小孩子们的天堂。每每天气炎热,伙伴们总会三五成群的去踩水,打水仗,或是捉鱼苗。每一代人都是经过这些游戏成长的。在每一次的戏水中都会将童稚洗去一分,这是一种洗礼,孩子们就逐渐变得成熟。
       我也经过了溪水的拂洗。夏天的时候一起和伙伴们,奔向溪中。溪水中,你一泼水,我一泼水。让我们的童年画成了一幅绚丽多彩的泼墨画。而我的伙伴们十分的调皮,常常会把我家的大黄狗一起拉入溪中,洗澡,嬉戏。起初大黄并不喜欢湿漉漉的感觉。,总会偷偷的游上岸。伙伴们当然不会放过他,一个个猫着腰,蹑手蹑脚地去到大黄背后,准备抱它下水。然而所有人都上了大黄的当。它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蓄势待发,嗅到我们靠近的气息便一抖身,伙伴们都被溅的一身水。游水嬉戏,突然就变成了追狗大战。时隔多年,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也逐渐远去,玩闹的身影就像远处的青山只能看见若隐若现的剪影。也许。这就是我忘不了故乡的原因,有些回忆,尽管在褪色,但直到浅薄也不会消失。我是那遨游在天空中的风筝。此生我飞不出天际也无法靠近苍穹之顶。无边无垠中,我只能漂泊无依。
       告别它们后继续向前走,田间有很多劳作的村民有种菜的,有浇水的,有除草的,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忙趁春天种下希望的种子。很多人都会在地里直接解决午餐。炊烟散尽,女人们和孩子们就会提着食物,给田间劳作的人。大家都会围坐在一起分享着自家的食物拉拉家常,饭后也会一起在树下打盹。从来不会有人担心做不完农活,那些提前做完的人都会自发帮助,没有做完的人就像是约定俗成的。你来我往中我们就像是一个大家庭虽然我们没有亲戚关系但却比血浓与水的亲情还亲上几分。我深深地爱着村子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人儿。故乡给予我的温暖。,让我往后的一生都留有余温。
       寻觅一圈后,在众多忙碌的身影中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汗水浸透了他的衣服,将他的脊骨勾勒出来,草帽下的脸上汗如雨下,一双沟壑万千的双手拍打着草根茎上的泥土。这一幕幕,不禁有一些泪目,昔年挺直的脊背在岁月中被风霜压弯了腰。 看到我后,爷爷的笑容在春风中化开。收拾好农具,回到家里,柚香恬淡的气味逐渐变得馥郁起来。十几株柚子树争相妍放。
       还记得小时候,爷爷常抱着我在庭院里散步,清雅的柚香,总是吸引我去拨弄它的花瓣。在柚子树的浓阴下,往往我们一玩就是一下午,爷爷和我都玩的不亦乐乎。深秋季节,柚子树被果实驮弯了腰,吃过晚饭后爷爷总会剥一个柚子来吃。其实在吃过城里的柚子后才知道自己家的柚子比城里总是要多一分酸涩。不过爷爷说这是纯真的味道。无论是怎么样的酸涩,在爷爷的陪伴下都会变成回甘唇齿留香。
        置身在充斥着香气的庭院里,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前方的爷爷露出了一抹笑容,灿若骄阳。就像在他去世前,我们最后一次在庭院里散步时,他留给我的那抹微笑一样灿烂,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间。我们都是世间的匆匆过客永远逃不出时间的魔障,总会有离别降临。
       一瞬间,身边的所有东西都崩塌了,这一切变成云烟,在风中飞扬。尘埃落定,在我面前的,不过是广袤无垠的泥土。清醒后才觉这是一场梦。我宁愿做梦里的客人贪晌一时的欢乐,也不愿意做这身处他乡的游子。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矗立了几十年的柚子树,竟然折了腰,只留下了一株摇摇欲坠的柚子树。而此后那棵柚子树却成了我们今生对爷爷的唯一的念想。那个夜晚逝去的不止是柚子树还有许诺陪伴我一生的爷爷。 他食言了,留给我的是无尽的眼泪和疯狂的思念。我坐在幸存的那棵柚子树下哭了很久。工人们将我身边的柚子树残骸一点一点的搬离。爷爷也从此长眠黄土。
       后来我离开了故乡,在外求学,而故乡也在时光长河中被一座座的工厂取代。村民们也分离他乡。如今的我早已褪去青稚的容颜,而那些村民的脸上,也平添了许多岁月的纹理。走在茫茫人海中,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只能擦肩而过。那些都只是我们回不去的从前,所有的美好化为了影像,想起时只能一桢一桢的在我们脑海里放映,可望不可及。
       桌案上摆着母亲从故乡寄来的柚子。就着眼泪吃下一瓣,好酸。比从前的味道更加酸涩,酸得让人泣不成声。我早已长大,大到可以独当一面,却与我想保护的人分隔两个世界。从此以后,我再也描摹不出故乡的秀骨珠玑,再也回不到爷爷温暖的臂弯,再也嗅不到小时候的那股柚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