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幻曲
作者:2013级建筑工程技术2班 秦扬.

        繁花未尽,那桂花树下又萦绕起凄美的箫声。
        清风缕缕,花树摇摇,那桂花禁不住凄凉,一点一点的飘落,在空中来回盘旋,芳香四溢。
        回忆若隐若现,箫声渐隐渐消。
        “明月,你回来了?”槿豪仰起头。
        暗青之月下,两行泪痕熠熠发光。你说岁月在鬓角,我却如何都擦不掉。
        明月与槿豪是高三同班同学。槿豪天生一副书生样,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徜徉在书的世界里,唯一的休闲        爱好就是轻抚长箫;明月则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与槿豪不同的是她性格开朗活泼,偶尔有些俏皮。这一年来,槿豪有个特别的习惯,就是每天早晨一定会在门前的桂花树下轻奏他的箫声,而明月的家也就在其不远处。
        高三的节奏都明白。明月每晚都学习到深夜甚至是凌晨,所以她早上总是容易迟到,被老师批评。作为一名学委总是在大家面前出丑。
        又是一个新的黎明,正在朦胧睡意中的明月却被一阵飘扬的箫声打断了幽梦。
        “哎呀,烦死了!”慕青看了一下时钟,才六点正,又蒙头倒下。可是无论怎样续梦,伴随着箫声也无法安然入睡。她怒气直冲,掀开被子(与平时软绵绵地起床完全两个样)走到窗边大吼:“谁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顷刻,整个黎明就她一个人的声音在回旋,箫声也戛然而止。
        第二天,又是同一时间六点正,箫声再次响起。明月又在闹钟响起之前睁开了眼睛。
        接下来一直都是如此。一段时间后,明月也变得习以为常了。她开始听向箫声的出处,就在不远处,她闻见了箫声飘来的桂花香。
        这天早晨,槿豪一如既往的来到桂花树下。箫声婉转,桂香飘散,他还是那么陶醉……
        突然有人从他背后轻拍了一下,槿豪扭过头,本一向从容的他突然吹跑了调。站在他背后的不是别人,正是明月。
        两人僵持着,风吹树叶沙沙作响,几片桂花落下,终于明月先开了口“李槿豪,你行啊!”
        “怎么了,我打扰到你了吗?”
        “嗯,自从有了你的箫声,我的闹钟就下岗了。”
        “那……”
        “嘻嘻,没事儿,你继续吹吧,其实挺好听的。”
        两个人相互看了下,不由得抿嘴笑了一下。
        箫声真好听,桂花亦芳香。
        离高考还有两个月了。当那箫声再次飘扬而起时,已不再是槿豪一人独自问候黎明,还有一个明月。
        “槿豪吗,明天是周末,我还是希望听到你的箫声。”
        “嗯”
        当天,槿豪奏起箫声,躲在树后的明月已等待多时了。
        “这次,我在你前面了?哈哈”

        槿豪不知为何脸变得微红。
        夏天的早晨,没有冬天那样萧条,也没有春天那般宁静;但它却略带秋天的一丝凉意。
        两人坐在树下,又如同两个陌生的孩子一般沉默着。
        “明月,你准备报哪里?”
        “我要去北京上大学,我一直的愿望,。你呢?” 繁花未尽,那桂花树下又萦绕起凄美的箫声。
        清风缕缕,花树摇摇,那桂花禁不住凄凉,一点一点的飘落,在空中来回盘旋,芳香四溢。
        回忆若隐若现,箫声渐隐渐消。
        “明月,你回来了?”槿豪仰起头。
        暗青之月下,两行泪痕熠熠发光。你说岁月在鬓角,我却如何都擦不掉。
        明月与槿豪是高三同班同学。槿豪天生一副书生样,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徜徉在书的世界里,唯一的休闲爱好就是轻抚长箫;明月则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与槿豪不同的是她性格开朗活泼,偶尔有些俏皮。这一年来,槿豪有个特别的习惯,就是每天早晨一定会在门前的桂花树下轻奏他的箫声,而明月的家也就在其不远处。
        高三的节奏都明白。明月每晚都学习到深夜甚至是凌晨,所以她早上总是容易迟到,被老师批评。作为一名学委总是在大家面前出丑。
        又是一个新的黎明,正在朦胧睡意中的明月却被一阵飘扬的箫声打断了幽梦。
        “哎呀,烦死了!”慕青看了一下时钟,才六点正,又蒙头倒下。可是无论怎样续梦,伴随着箫声也无法安然入睡。她怒气直冲,掀开被子(与平时软绵绵地起床完全两个样)走到窗边大吼:“谁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顷刻,整个黎明就她一个人的声音在回旋,箫声也戛然而止。
        第二天,又是同一时间六点正,箫声再次响起。明月又在闹钟响起之前睁开了眼睛。
        接下来一直都是如此。一段时间后,明月也变得习以为常了。她开始听向箫声的出处,就在不远处,她闻见了箫声飘来的桂花香。
        这天早晨,槿豪一如既往的来到桂花树下。箫声婉转,桂香飘散,他还是那么陶醉……
        突然有人从他背后轻拍了一下,槿豪扭过头,本一向从容的他突然吹跑了调。站在他背后的不是别人,正是明月。
        两人僵持着,风吹树叶沙沙作响,几片桂花落下,终于明月先开了口“李槿豪,你行啊!”
        “怎么了,我打扰到你了吗?”
        “嗯,自从有了你的箫声,我的闹钟就下岗了。”
        “那……”
        “嘻嘻,没事儿,你继续吹吧,其实挺好听的。”
        两个人相互看了下,不由得抿嘴笑了一下。
        箫声真好听,桂花亦芳香。
        离高考还有两个月了。当那箫声再次飘扬而起时,已不再是槿豪一人独自问候黎明,还有一个明月。
        “槿豪吗,明天是周末,我还是希望听到你的箫声。”
        “嗯”
        当天,槿豪奏起箫声,躲在树后的明月已等待多时了。
        “这次,我在你前面了?哈哈”
        槿豪不知为何脸变得微红。
        夏天的早晨,没有冬天那样萧条,也没有春天那般宁静;但它却略带秋天的一丝凉意。
        两人坐在树下,又如同两个陌生的孩子一般沉默着。
        “明月,你准备报哪里?”
        “我要去北京上大学,我一直的愿望,。你呢?”
        “哦,我再说吧。”(其实此刻槿豪已知道该报哪里了)
        一缕微风吹过,明月捋了捋头发,看着远方初升的太阳问道:“槿豪,你为什么要每天六点正响起你的箫呢?”
        “这个……没什么……”
        “不管怎么样,我挺喜欢这音乐的。”
        墙上离高考的时间在变化着,可是那悠扬的芳香节奏始终依旧。
        转眼间临近高考。高考紧张的氛围越来越浓,而槿豪还是一如既往。他多么希望就一直这样下去,可是一切美好全都埋葬在五月十二日那天。
        仅仅十几秒,一切的欢笑、阳光、活力瞬间化为痛苦、阴暗、无助。全校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下,顿时,哭喊、嘶吼、死亡……
        震后还是进行了延考。槿豪承载着两个人的梦想走进了考场,以悲痛和相思成就了当初不变的信念。但在填志愿时,他没有选择北京,而是留在了四川,抚着长箫,恋着桂花树。
        今夜,又是残月之时,幻曲再度萦绕起槿豪的心声:
        明月,我怕你迟到。
        桂花随幻曲一路飘荡,送他去日夜思念的地

        “哦,我再说吧。”(其实此刻槿豪已知道该报哪里了)
        一缕微风吹过,明月捋了捋头发,看着远方初升的太阳问道:“槿豪,你为什么要每天六点正响起你的箫呢?”
        “这个……没什么……”
        “不管怎么样,我挺喜欢这音乐的。”
       墙上离高考的时间在变化着,可是那悠扬的芳香节奏始终依旧。
        转眼间临近高考。高考紧张的氛围越来越浓,而槿豪还是一如既往。他多么希望就一直这样下去,可是一切美好全都埋葬在五月十二日那天。
        仅仅十几秒,一切的欢笑、阳光、活力瞬间化为痛苦、阴暗、无助。全校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下,顿时,哭喊、嘶吼、死亡……
        震后还是进行了延考。槿豪承载着两个人的梦想走进了考场,以悲痛和相思成就了当初不变的信念。但在填志愿时,他没有选择北京,而是留在了四川,抚着长箫,恋着桂花树。
        今夜,又是残月之时,幻曲再度萦绕起槿豪的心声:
        明月,我怕你迟到。
        桂花随幻曲一路飘荡,送他去日夜思念的地

版权所有 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大学城

联系电话:028-67935809 邮编:610400 备案号:5113003009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