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之观新溯旧
作者:2016工造5班/李碧.
    长征中的代表事件太多,能让人瞬间联想起长征的诗词歌赋不胜枚举,源于80年来不断的追忆,聚少成多。
    今年,我们第80回热血澎湃的回首那人类历史上的奇迹,世界战争史上的独一无二的传奇——红军长征。
    回首过去,长征给我们留下了一段关于艰苦奋斗不屈于命运的辉煌岁月,一种已经被民族传承至今、将来也必将永久流传下去奉为经典教化民众的精神——长征精神。观望现在,为长征举办的形形色色的纪念仪式,代代相传的长征记忆,依旧影响着整个民族甚至是整个世界。不经意的提起长征,甚至是渡赤水、夺泸定、爬雪山、过草地等词,人们便条件反射般的想起红军长征的壮举来。在看到一些画面和图片时,脑海里也浮现出红军们顶天立地的身影来。这种情况不仅是国内,甚至连国外也有。所以有人总结“长征属于世界,长征精神愈是民族的,愈是世界的”。
    有文道“遵义灯明,令三军而归帅印;赤水沙红,成四渡而历烟皋。 爬冰山,阴凝雪漫;过草地,云卷雾颻;闯渡口、飞翎惊诧;蹚沼泽、蜃龙瘴歊。五岭逶迤,扑寒卷浪;乌蒙磅礴,避芒拆招。金沙水拍,云崖暖暖;岷山风厉,战马萧萧。热血染赤县,枪弹盖喧嚣,拼得头颅碎,飞夺泸定桥……”。每当我看到这段文字,便觉心中热血在激荡,如马嘶鸣,似风怒吼,又如浩浩汤汤的黄河之水在涌动,止不住回想起那一段荡气回肠的往事,追溯那段动人心魄的历史。
    有诗云“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是否还能再忆起当年如血残阳下红军的英姿,是否还能读懂一首首诗里那含着血泪的呐喊,是否还能体会当年冰天雪地里红军缺衣少食却坚定向前的力量……岁月长河的淘洗下,一切都逃不过越来越陈旧、越来越朦胧的结局。今天,我们对着褪色的古色照片、残缺的古老碑文、散乱的张张诗文,拼凑那段令人心情澎湃热血沸腾的历史,企图还原长征的真相。一座座博物馆,一篇篇档案,一个个老兵,将长征的神秘面纱一点点掀开,露出那段血与火交织、汗与泪并存的战争史。
    最能概括长征的是毛主席的一首七律,“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短短的56个字,写尽了长征的重要事件,表尽了红军的英雄气概。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被毛主席用一句“不怕远征难”轻轻带过,跋山涉水千辛万苦化为一句“只等闲”,我们眼前似乎浮现了一支长长的斗折蛇行般的军队,耳边是响彻天地的口号声,心中充满必胜的信念,再大的困难也不怕,再远的路途也能一步一步走完。“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而告终”,当年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之后,毛主席曾就长征作过如此精辟的总结,在我们眼里不可思议的长征在当事人的眼里是如此的简单,也只有当事者能够以这样征服一切,千帆过尽,不把一切困难放在心里的语气说话。
    有歌词唱“试过各种风霜不缺童景,各种凄酸苦涩变作经历,无言地祝福比一切动听,情怀是淡淡 、早看透是世情,营营役每日一生仿似是长征,悠然地过活注满热诚,仍然是努力只不想去力拼,快乐地活着心中已觉丰盛”。歌声不高亢不激越,于平缓中放射着绝对的穿透力;不暗哑不滞重,于浑厚中透着绝对的感染力且又古意盎然,真醇古雅,剑蕴着深沉的古典气质。把《长征》的英雄气概、侠骨柔肠淋漓尽致的唱出来,把自己的情感溶入到音乐里,用心用情去唱,用灵魂去感知。徐小凤的歌声慢慢的成了一种经典,成为了我们心挥之不去,永远珍藏的一份醇厚真情。她用一首《长征》将我们带回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那段激情的岁月。不只是她,也不只是歌曲,还有戏曲、戏剧、歌剧、电影、电视、文章等等,一切能够纪念的形式。而这些作品只会越积越多,使长征的底蕴越来越足,为这本就辉煌的传奇锦上添花。让人回溯历史的资料越来越齐全。
    观看新的作品追溯旧的历史,是铭记历史的最佳方式。唯有一遍遍的回忆才能记牢,唯有一次次的翻新才能永久流传。我们现在的行为不仅是为了记念长征胜利80周年,更是为了将长征精神传承下去。所以,这是整个民族的事,同胞们,让我们都行动起来吧!


























版权所有 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大学城

联系电话:028-67935809 邮编:610400 备案号:蜀ICP备100065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