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我不在,你们还好吗?
作者:2015级会计8班 贺尧.
       “念”就像是吸毒者对罂粟的依赖,太沉、太深、太重,让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回味起那些藏在记忆深处的旧时光,成为一种想戒都戒不掉的习惯。
      总是怀念和老友在一起的感觉,想念他们的声音,想念他们的陪伴,想念属于他们的一切。人们都说在身边的时候不知道好好珍惜,失去了才懂得珍贵,而我一直都以为这只是在恋人之间才存在,原来朋友之间也是如此。在一起的时候免不了吵架、冷战,可真的分开了才知道当时的小脾气是那么的可爱。总是遗憾自己手中留下的关于他们的东西实在是太少,想要看看照片,却找不到属于我们的那几张;想要去走走我们曾经相携相伴的路,却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徘徊;想要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的近况,却不知该从何问起;想要约大家出门逛街,喝奶茶聚聚,却发现存在手机里的号码已是空号或关机。当残留的回忆落幕时,回眸间已物是人非,到现在才渐渐明白,大家接触了新的环境,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新圈子,身边也早已有了一起嘻哈的伙伴,一起八卦的朋友。我们不再是彼此的唯一了。当初信誓旦旦:我们以后分道扬镳了,断什么也不能断了联系。可这原来竟是一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变浅的承诺。
      长大之后就会变得成熟,没有资格再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肆意妄为。那时候的天总是很蓝,我们天真地觉得只要一直保持着一颗童真的心就不会变老,就永远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那时候的我们感觉全天下就是我们的,不论时间和地点地谈天说地,不管别人异样的眼光,还很屌丝地说一句“做自己就好,管别人干什么”;那时候的我们因犯错被老师体罚,可我们仍旧嘻嘻哈哈,连老师都夸我们感情好......我们的相识相知来自偶然但也是必然,我们性格相似,趣味相投,索性组建了女子团体F4。我们活跃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学校的每个地方都有我们的欢声笑语。我们喜欢坐在充满木樨香的台阶上谈论我们的理想,谈论我们心中的偶像,谈论我们喜欢的男生。我们住在一个寝室,从来都是不分彼此,一起洗头,一起洗澡,穿同样的鞋子,我们都喜欢放肆爽朗的大笑。只是这些时光再美丽也只是曾经。后来的后来,我们便不再像连体婴,不再是四个人手挽手的走在路上了,你和她,我和她,我们的感情出现了嫌隙,到最后你们吵架,我在中间尴尬,可我仍旧希望你们能够握手言和。我在墙壁上写下了:“希望尧大帅、罗大爷、蹇半仙、陈小怪永永远远的在一起,幸福下去。”可到了最后的散场,你们也没有冰释前嫌,没有相互道一句再见,没有给彼此一个温暖的拥抱。
      直到现在,我只是想轻声的问一句:老友,我不在,你们都还好吗?当时年少轻狂的我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呢?我很期待我们的再次相见,我仍旧继续着想念你们的习惯,我仍然会在不经意间怀念起那段斑驳的旧时光。
 

版权所有 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大学城

联系电话:028-67935809 邮编:610400 备案号:蜀ICP备100065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