颦颦的胡言乱语
作者:2015级审计1班/张斯佳.

    “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想象中,我一生的泪珠儿,从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我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自走进了贾府,走进了你家,从此便寄人篱下,看人颜色,丝毫不敢有所觊觎,纵是繁华,又与我何干?从见你第一眼就觉得似曾相识便视你为知己,而你······虽也知我、疼我、爱我、极尽所能讨好我,可你终究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左一个宝姐姐右一个云妹妹,教我如何放心?本是木石前盟却偏来个金玉良缘,两不成两,三不成三,总在这三三两两之间,冬风尽折花万树,更吹落星如雨,让我的心始终起伏难平!展不开的眉头,堐不明的更漏。恰便是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我误剪香囊任性吃醋,我耍小性儿找岔子,总让你难下台阶,或许别人会认为我无理取闹我尖酸刻薄,可是,我不在乎,因为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当你对我说“你放心”时,当你对我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缘故,才弄了一身病。”时,我的心如轰雷掣电,你说的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恳切,我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了。四目对怔,我却两眼不觉滚下泪来。我们都懂彼此的爱,可我们对这份爱却无可奈何也无能为力!

    还没走进湘云的闺房就听你说“林妹妹从不说这样的混账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素日认你为知己,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你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竟不避嫌疑。所叹者,你既为我知己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哉!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刻骨铭心之言,却无人为我主张。况我又是个多愁多病的身,你纵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当你悼晴雯“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时,这不也是悼我吗?我比不得别人,生来就是两靥之愁,一身之病,命比纸薄。你我终究是有缘无分!一把辛酸泪,谁解其中味?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我纵有稀世才貌,又怎能禁得住风刀又霜剑,我又能明媚鲜妍到几时!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金玉良缘即将完美地修成正果,我知道我终将会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可你知道吗?我对你是滴不尽的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的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的纱窗风雨黄昏后,我忘不了新愁与旧愁更咽不下什么玉粒金莼,我悲痛欲绝,我肝肠寸断,我从此一病不起,我不想相信什么“你放心”,也不想相信什么“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更不想相信什么“俺只念木石前盟”我要烧掉所有诗稿烧掉旧手帕烧掉所有我们的一切,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你爱的深沉,比别人更深更沉,你可知道?

    在我弥留之际,在我奄奄一息之时,我只能说“宝玉,你好······你好······。”

版权所有 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大学城

联系电话:028-67935809 邮编:610400 备案号:蜀ICP备100065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