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评:姹紫嫣红开遍不过一场戏
作者:2013级工程造价6班/付明月.
    你穿上凤冠霞衣,我将眉目掩去
    大红的幔布扯开了一出折子戏
    你演的不是自己,我却投入情绪
    你脱下凤冠霞衣,我将油彩擦去
    大红的幔布闭上了这出折子戏——记程蝶衣
    词美,美不过那美好的年岁,曲美,美不过那一袭的风流。说不上是谁辜负了谁,终究只是一场戏,就好像程蝶衣,段小楼,菊仙,戏落幕了,就散了。
    人生如戏,戏如人。戏可以重演,但人生不能,哪怕一次的重来。戏几多生动,人生就有几多沉重。
    你是程蝶衣,也是忠贞的虞姬,妖娆的贵妃,怀春的丽娘。你在台上风华绝代,尽态极妍。一记“车身卧鱼”,一个媚眼,一根兰花指,足以摄人心魄。人和戏哪里才是真实,你分不清了,入戏以深如何能转身离去。
    可是他人没有忘“我本男儿郎,又不是美娇娥”一句话点破你的痴迷,燃尽你的生命,你的生命早已和戏牵绊在一起了,苦难的现实折磨着你,你只有躲进戏中,久了,戏才是你的现实。
    你和你的虞姬一样疯狂的爱上了你的霸王,他是你的大师兄,是你的依靠是你一直的英雄。你是太纯粹的人了,你的人生单纯的只有戏和他,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时他是霸气担当的霸王,可是段小楼他有的太多的在乎,戏和现实他分的太清楚了,他是在清醒不过的人了,最后的背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爱上这样的人注定是悲剧。
    恰如虞姬一般,程蝶衣也选择了自刎,在他的霸王面前,在那他最在乎的舞台上。
    亭台楼阁,悠悠传来谁的婉转唱腔“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又是人间四月天,姹紫嫣红再度开遍,年年岁岁景相同,岁岁年年人事非。

版权所有 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大学城

联系电话:028-67935809 邮编:610400 备案号:51130030090125